舌尖上的立春:宫廷春宴迎新春 汪曾祺为春饼做打油诗

北京福彩网【环球网文化频道综合】2020年2月4日,立春节气到来,东风送暖,大地开始解冻,冬眠的动物和蛰居的虫类结束“猫冬”逐渐苏醒。立春时节,流传着咬春的习俗,春而可咬,很有诗意。在过去,不止宫廷春宴会摆上五辛盘迎接新一年,历代文人墨客亦喜游山踏春、清茶春盘品人间至味。京派作家汪曾祺更曾为春饼作打油诗,“薄禄何如饼在手?” 作诗以志兴奋。

早春先试五辛盘:宫廷春宴迎新春

立春之时,古人素有“馈春盘”的节俗,春盘的风俗大约始于晋代之五辛盘。晋代《风土记》载:“元日造五辛盘。五辛所以发五脏气,即葱、蒜、韭菜、芸薹(注:油菜)、胡荽(注:香菜)是也。”五种具有辛辣味道的蔬菜做成五辛盘,在立春时节作为凉菜食用。“辛”与“新”谐音,互相馈赠五辛盘就成了迎新春的一种习俗。

立春时,宫廷还会摆设一场春宴,宴上摆着五辛盘,因为辛与“新”同音,寓意着迎接新的一年,吃这一场春宴,也叫做“咬春”。从北宋至明、清,都有皇帝在立春前后向百官赐春盘的记载。明代申时行有《立春日赐百官春饼》诗:“紫宸朝罢听传餐,玉饵琼肴出大官。斋日未成三爵礼,早春先试五辛盘。回风入仗旌旗暖,融雪当筵七箸寒。调鼎十年空伴食,君恩一饭报犹难。”

文人吃货苏轼点赞春盘:人间有味是清欢

不少文人墨客的诗词之中都有春盘的身影。苏轼在《浣溪沙·细雨斜风作晓寒》中可谓细致地记录下来了属于吃货的“舌尖时刻”:“雪沫乳花浮午盏,蓼茸蒿笋试春盘。人间有味是清欢。”泡上一杯浮着雪沫乳花似的清茶,品尝山间嫩绿的蓼芽蒿笋的春盘素菜,一食一茶中品味出,人间别有一番滋味的,还属清淡的欢愉。

在唐诗中,杜甫的《立春》诗云:“春日春盘细生菜,忽忆两京梅发时。”诗句描写的正是吃春盘的场景,而此时的杜甫正处于困居他乡的悲凉之中,想起了长安、洛阳梅花开时立春“春日春盘细生菜”的场景。回忆太平盛世,不禁寄满腔悲愤于笔端。

汪曾祺为春饼作打油诗:薄禄何如饼在手?

随着春盘的流行,也逐渐衍生春饼、春卷的吃法。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汪曾祺是一位“文坛美食家”,寻常美食在他笔下往往写出令人惊艳的满足感。汪曾祺72岁的立春时节是罕见的岁交春,那一年的大年初一和立春将在同一日。他在《岁交春》中写下,“就要立春了,而且是‘岁交春’,我颇有点兴奋,这好像有点孩子气。原因就是那天可以吃春饼。”

于是,汪曾祺作打油诗一首,以志兴奋:“不觉七旬过二矣,何期幸遇岁交春。鸡豚早办须兼味,生菜偏宜簇五辛。薄禄何如饼在手,浮名得似酒盈樽?寻常一饱增惭愧,待看沿河柳色新。”一句“薄禄何如饼在手”,家常春饼仿佛成了人间至味,功名利禄也不如这一份逍遥惬意,字字句句透露着汪老的生活志趣。

相关新闻

    推荐阅读

    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